创建一个成功的初创公司的五要素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范承工博士是MemVerge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MemVerge目前是大内存计算这一新兴领域的先锋。在加入MemVerge之前,范承工是的首席技术官,并担任过VMware的高级副总裁兼总经理,他在VMware创建了公司的存储业务部门。在创立EMC中国研发中心之前,范承工还是Rainfinity的联合创始人,Rainfinity最终被EMC收购。

本文是根据范承工应Authority Magazine杂志之邀,参加该杂志举办的系列访谈的内容整理翻译。采访范承工的是Moss公司的CEO Paul Moss 。

非常感谢您参加我们的系列访谈!在我们深入交流之前,为了让我们的读者能更好地了解你,你能告诉我们一些你的“背景故事”和你是怎样开始创业的吗?

范承工:我是在1998年创办的第一家公司。23年前,那时我还是加州理工学院的研究生,Shuki Bruck是我的博士生导师。(Shuki和我共同创建了我们现在的公司MemVerge。)我当时在加州理工学院天堂(Paradise)实验室从事一个项目,之所以该实验室被命名为Paradise,是因为我们正在从事“并行”(PARAllel)和“分布式”(DIStributed)计算研究。我们的项目被称为RAIN,它是独立节点可靠阵列的缩写。RAIN项目由美国宇航局和国防高级研究项目局资助,其主要任务是让一组机器以容错、可靠和性能良好的方式工作,用以执行航天飞机任务。

我当时正在做一个名为SNOW服务器的子项目,即试图创建一个可以作为单独服务器工作的Web服务器集群,这样它们就可以更强大。就在那时,Shuki问我是否想创办一家公司,即是后来的Rainfinity公司。我说,“当然。为什么不呢?” 所以,这是非常偶然的,我是有点跌跌撞撞地进入了创业公司的世界。我们正好在加州理工学院研究与迅速发展的互联网高度相关的技术。这些事件幸运地交叉在一起,这让我们可以进一步探索我们正在研究的东西,看看这些技术是否是否具有。

当时加州理工学院主要以基础科学研究著称。它并不像或其他学校那样被称为创业孵化器。所以,我们在那成了个例外,但结果对我来说很有趣。所以,从本质上说,我决定了与初创企业一起留在行业轨道上,加入更大的公司,然后再创办初创企业,而不仅仅是专注于研究。当我还是个学生的时候,偶然发现了创业精神,并且很喜欢它。事实上,让我最开心的,是我们开发的技术可以在现实世界中帮助客户。

Rainfinity做成后被EMC收购,然后我相继为EMC和VMware工作。即使在我为那些大公司工作的时候,我也喜欢从零开始建造项目。所以基本上,在过去的27年里,我监督了7个创业项目。在Rainfinity,我们实际上做了两个产品,从零到上市。当我在EMC工作时,我在中国建立了他们的研发中心。在VMware,我从事一项数据库服务,并成立了VMware存储业务事业部,负责开发VMware VSAN产品。当我为公司工作时,我开始了他们在美国的团队。现在在MemVerge,我们又是一家真正的初创公司。所以,每隔三年左右,我就会从零开始创建新的东西。

是怎样的“灵光乍现”导致了你创立现在这家公司的想法?你能和我们分享这个故事吗?

范承工:在过去的20多年里,我一直致力于存储,也一直都知道存储的最终目标就是没有存储。总有一天我们可以把一切都储存在内存里。而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因为底层硬件不支持。2012年,我开始听说Intel和Micron的新内存项目,但那只是我在VMware时Intel向我们展示的一个PPT。但我一直都知道,如果基于内存的存储技术真的问世,它将是一种颠覆性的、可以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

2017年4月,英特尔发布了Optane系列的固态硬盘(SSD)版本。SSD版本不会是一个真正的革命性产品,但对我们来说,那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因为那时我们知道真正的基础半导体已经准备好了。所以,我和我的Rainfinity和MemVerge联合创始人Shuki Bruck一直在讨论。MemVerge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李玥也是Shuki的学生。从2015年开始,我们三个人就一直在谈论创办一家新公司的可能性。但我们没有找到一个真正能让我们所有人都兴奋激动的想法。2017年,当我们得知英特尔推出这款固态硬盘时,情况发生了变化,我们从亚马逊网站上购买了一款。

我们买来了那个固态硬盘并且测试了它,它可以用!我们把它打开,看到了芯片,知道这个新的芯片技术真的实现了。当时,我们认为这可能是一个足够大的游戏规则的改变者,它可以创造一个全新的基础架构和一大堆新的创业机会。所以我们购买并测试新的硬件的时候,就是我们“灵光乍现”的时刻,在那一刻我们决定启动MemVerge公司。

在你的生活中,是否有人激励或帮助你开始你的事业之旅?你能和我们分享一个故事吗?

范承工:那就是Shuki教授。自从我1995年开始和他一起工作以来,他已经是我26年的导师了,我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不仅仅是技术上的东西,不少还超越了技术层面。他帮助我学会了如何经营公司,也分享给我生活的。

在我遇到Shuki之前,我就读于纽约市一所叫Cooper Union的小型本科学校。这是一所免费的学校,因为我很穷,这是很好的经历。当我申请研究生时,Shuki是第一个给我打电话的人。他面试了我,邀请我加入加州理工学院。所以,我去拜访了加州理工学院,同时还去了斯坦福大学和伯克利大学,因为他们也录取了我。实际上是Shuki支付了我此行的旅费,他说:“去看看,再决定你想做什么。”

斯坦福大学显然是一所有很多优秀教授的著名学校,我在那儿的时候遇到了ThomasCover,他是信息论领域非常著名的教授。当Cover教授得知ShukiBruck是我在加州理工学院的未来导师时,他说我应该去加州理工学院和Shuki一起工作。Thomas实际上是Shuki在斯坦福大学的导师之一,Shuki在斯坦福获得了博士学位。他知道Shuki是一个年轻的正在创新巅峰的研究人员,会成为我很好的导师。他是对的。我很幸运能去加州理工学院,这是我的福分。

你认为是什么使你的公司与众不同?你能分享一个故事吗?

范承工:在MemVerge,我们不满足于只做别人以前做过的事情,而是做得更好一点。我们想做一些和以前完全不同的事情,并且要成为第一个这样做的人。这就是MemVerge的使命。

对于大多数新项目和新公司来说,通常会从客户的痛点和客户的需求开始,然后构建解决方案来解决这些问题。这通常被认为是一条正确的道路,成功的公司中,95%都是这样干的。

我觉得这很好,我以前也做过,效果不错,但对于我们MemVerge公司来说,情况有点不同。有了一个解决方案,然后去寻找一个问题来解决,这通常来说是一种错误的做事方式,。但是在我们这个例子里,我们正在处理的是一个体系结构的转变,这个转变就是将内存和存储融为一体。所以,你会有种直觉认为这是开创性的,是可以改变游戏规则的。但是其实在一开始我们还并不清楚什么是我们的关键客户应用场景,也不知道具体要解决什么问题。

所以,这有点像当初苹果推出iPhone的时候。这是一个新的动物,一个新的物种来到市场,智能手机创造了一大堆的可能性,并在这个过程中改变了世界。我认为MemVerge Memory Machine软件的相似之处在于,我们的技术和我们正在创造的这个大内存生态系统是一个以前不存在的新物种。人们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现在有了大内存软件,人们需要花上一点时间来弄清楚他们能用它做什么。我觉得使用大内存软件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我们仍在向许多客户学习来了解他们的应用场景。这是非常不寻常的,与正常的创业方式有很大的不同。

你们有没有用你的成功让世界变得更好?

范承工:我想每个人都有一个上天召唤,对我来说,我的召唤是技术工作,并希望通过技术工作,为世界带来美好的变化。这是我的愿望,也是过去20年来一直在努力的方向;我认为MemVerge是这方面的延续。

有了MemVerge,我们可以为计算行业提供新型的以数据为中心的工作负载。无论你是在做基因测序、生命科学,还是在寻找治疗疾病的方法,如果你能做得更快,都将对世界带来巨大的好处。即使在电影行业,我们也可以让人们把工作做得更好,可以让有创意的艺术家专注于做有创意的事情,这样他们就能给世界带来更多的快乐。希望我们能间接地发挥作用,来帮助人们活得更长,笑得更多。

你是一个成功的商业领袖。你认为哪三种性格特征对你的成功最有帮助?你能为每个性格特征分享一个故事或例子吗?

第一个是思考的能力。在技术领域,如果你对于事物有超越普通人的想法、观点和愿景,那你就可以走更长的路。这方面也许我不是最优秀的,但我确实喜欢思考,并对世界走向,至少是技术世界将走向何方有一个自己的看法。

第二个是与他人沟通的能力。我认为作为一个企业的领导者,你必须喜欢与员工、同事、客户、合作伙伴和投资者沟通联系。我认为这是一个成功的商业领袖的重要特征。作为一个内向的人,我不得不学习如何与人沟通并产生连接。

我想我在纽约Cooper Union的四年本科生活真的帮助我打开了心扉,让我可以和其他人顺畅地沟通交流。Cooper Union是一所非典型的学校,非常小,没有宿舍,没有校园。所以我得自己找地方住。我和三个室友共租了只有一间卧室的公寓。纽约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大都市,这种环境让我在城市里结交了很多朋友。我还有很多外地来的朋友,他们如果到纽约来,会住在我家。

在,最多的时候有12个人在同一个晚上住在我们家。那是有趣的经历。在几年的时间里,有62个不同的人在我家睡过。我们几乎等于为我所有的朋友开了一家免费旅馆。这个公寓一直有各种各样的人在身边,我就像这个地方的掌柜的,不得不安排各类事情,帮助维持公寓没有底朝天。我认为那种环境真的帮助我学会了以后如何与工作场所的人沟通联系。

第三,拥有一个技术背景对我帮助很大。我有很多弱点,但我认为对技术有比较深刻的理解是我的一个强项。对其他领域的创业者来说,可能这就相当于你你自己的领域有着深厚的教育背景。如果你比市场上的其他人有着对细节更好的理解能力,你就可以在别人可能失败的地方成功。

在MemVerge,我们建立了一支产品团队,团队成员对我们所在领域的技术有着非常深刻的理解。他们深厚的教育背景和技术知识使他们能够应对严峻的挑战。这种更深层次的技术背景使我们能够开拓出超越同类产品的道路,并将我们带到以前没有人去过的地方。

通常要求领导者分享他们收到的最好的建议。但让我们把问题反一下。你能分享一个你收到的但是你现在不想遵循的建议吗?

范承工:我外婆总是鼓励我多吃东西。我从小和在一起,胃口变得很好。现在减肥对我来说格外困难。

你能给我们讲一个你人生旅行开始时所面临的艰难的故事吗?

范承工:当我17岁的时候,我的父母把我从中国转到了美国。当时我弟弟和我一起是跟随做访问学者的妈妈来到了印第安纳州。我父亲一年后也加入了我们。

我在印第安纳州的Elkhart镇上高中,我的英语很差,是高中里唯一的中国孩子,几个月里我在课堂上什么都听不懂。我初来乍到,没有语言技能,也没有钱。我需要兼职,但找工作很困难。我试过麦当劳,Target和其他的地方,但没人愿意雇用我,因为我英语不好。最终我在ElkhartTruth报找到了一份报童的工作。我17岁,是报童里年龄最大的,而其他人都只有12或13岁。钱少得可怜,尤其是一开始。但这成就了我第一次经商经历。

你是从哪里得到的动力让你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坚持下来?你使用了哪些策略或技巧来帮助克服这些挑战?

范承工:如我刚才说的,当报童的报酬很低,但我没有放弃。你收获一个邻居成为客户后,你就想得到更多的客户,这样你就能赚更多的钱。订阅这报纸需要每月客户每月向我支付8美元左右,而我们每月付给报社6美元左右,所以差价就是我们可以获得的利润。对我来说,寻找一种使我的收入最大化的方法是很重要的——我唯一的收入回报就是在这个利润上。所以,从本质上说,我成了一名销售人员,挨家挨户敲门来增加我的客户基数。当时我正在学习计算机,所以我甚至创建了自己的小型客户管理软件数据库,在那里我可以看到我所有的客户,他们是不是“好客户”,他们每个月是否按时付费。尽管我得不多,但我没有因此而退缩。在我的英语进步之前,我可以通过微笑和肢体语言与顾客交流。我的送报这项工作做了两年,直到我离开Elkhart去上大学。

企业家的旅程从来都不容易,充满了挑战、失败、挫折,还有欢乐、刺激和庆祝。你能分享一些你的经历中的关于一个创业者如何成功地驾驭情绪高潮和低谷的建议和故事吗?

范承工:当我们在1998年启动Rainfinity时,我们正在开发一个名为RainWall的防火墙负载平衡产品,它基于我读研究生时的SNOW项目。之后三年一切顺利,我们积累了几百个顾客。2001年前后,互联网泡沫破灭,我们最大的合作伙伴成了竞争对手。他们推出了与我们的产品相竞争的功能。很显然,我们的产品不会把我们带到应许之地,我们的投资者都受到了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沉重打击,所以他们不愿意再投钱。我们当时面临着生存危机,不知能否继续下去,。

最终,我们两位最好的工程师和我开始研究与存储虚拟化相关的新概念,这与防火墙的负载平衡完全不同。但我们发现了一个新的机会。我们三个开始和很多顾客讨论。

我基本上担任了一个前端销售人员兼一个销售工程师的工作,另外两个担任开发人员。当时我们公司的现金只够维持一年。接下来的9个月里,我们开发出了一款新产品,并与博通(Broadcom)和高通(Qualcomm)等大客户签下了订单。一开始我们说:“我们必须在8月12日交出产品,让我们牢记那一天。”实际上我们做到了。就是在那一天交货,并拿到了三个订单,这拯救了公司。然后我们从投资者那里得到了更多的资金,启动了这第二条产品线。这是我作为一个创业者所经历的最艰难的挑战之一,也是最快乐的时刻之一。

让我们想象一下,一位年轻的创始人来找你,询问你关于靠风险投资还是靠企业自我发展哪个是最适合他们的?你会给他们什么建议?你能分享一些创始人在确定募集投资还是靠企业自我发展哪个是正确的选择时应该看到的东西吗?

范承工:我认为这取决于创始人的财务状况。一般来说,如果你不是有钱人,只是一个年轻的企业家,我认为你应该尽快设法获得投资。如果你还没有什么东西,没有人会投资你。但是一旦你的想法得到进一步发展,这时如果有人愿意投资你,我认为你可以适当地考虑一下。

说的太好了。接下来是我们这次访谈的主要问题。许多初创公司并不成功,有些非常成功。从你的经验或观点来看,区分成功创业和失败创业的主要因素是什么?你的“创造一个成功创业公司的五要素”是什么?如果可以,请为每个要素分享一个故事或一个例子。

范承工:我有时开玩笑说,如果你想成为一家初创公司的创始人或首席执行官,你一定是“病了”。因为让你能够推动一个成功的创业公司,你通常需要拥有以下五个条件,或者说品质,他们是:

强迫症:你必须疯狂地专注于你的愿景和目标,。初创公司获得成功的机会有限。你的公司靠借来的资金、紧张的预算和有限的时间运转。在下一轮融资之前,你正在努力地达成营收的里程碑。你不能分心,不能把注意力放在其他事情上。

多动症:创业者通常充满无限的精力和对新事物的好奇心。好奇心加上旺盛的精力是伟大的发现的驱动力。伟大的发现是成功创业的生命线。

偏执狂:你发现自己总是在担心墙角背后可能发生的事情。你总是试图预测可能会阻止你的公司发展的障碍,同时又总是担心你的竞争对手的下一步行动。

传染病:整体总是大于其部分的总和。团队中的每个人都需要对公司的使命充满激情。作为创始人或首席执行官,你需要用每天把你的激情像传染病一样感染其他人,

厚脸皮:你必须不为失败、挫折和大众的批评所困扰。这些在创业过程中肯定会经历。你必须继续前进,并找到应对下一系列挑战的解决方案。

你见过的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在创业时最常见的错误是什么?怎样才能避免这些错误呢?

范承工:当我创办我的第一家公司Rainfinity时,我对市场规模真的没有概念,基本上就是一个技术创始人。通常很容易专注于技术的好与酷,而较少关注市场潜力。Rainfinity的第一个产品是一项很酷的技术,但市场规模有限,因此我们的成功最终是很有限的。市场规模真的很重要,特别是对一个技术创始人来说。

初创公司的创始人经常工作很长时间,俗话说,从两头点蜡烛。关于如何在创业时很好地照顾自己的身心健康,你对创业者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范承工:如果有人知道,他们应该来告诉我。不幸的是,我认为创始人地职位必然会带来对于身心的压力,无法避免。创业对身体的要求很高,对情绪的要求更高。你很容易筋疲力尽。所以,你必须愿意并能够承受这些压力,才能成为一个创始人。这种生活方式并不适合每个人,谢天谢地还有其他职业可以选择。

你是个很有影响力的人。如果你能发起一场运动,为大多数人带来最多的好处,那会是什么?你永远不知道你的想法会引发什么。

范承工:现在,世界上的人们,特别是美国,已经变得两极分化。我认为部分原因是互联网、社交媒体和所有的信息茧房。妥协和宽容更少了,每个人都对可能有不同意见的人感到不满。互联网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美好的东西,但我认为它也有一些副作用。如果我能加入一个运动,我希望那个运动可以限制互联网的副作用,即使人与人之间有不同的意见,他们仍然能够快乐地彼此相处。

我们很荣幸一些商界、风险、体育和娱乐界的知名人士也读了这个专栏。在这个世界上或者在美国,你最想一起共进私人早餐或午餐的人是谁,为什么?如果我们标注出来,也许他或她会看到。

范承工:斯蒂芬·库里。我是他的超级粉丝。斯蒂芬赢得了3次NBA总冠军,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出色的三分射手。他应该很快可以打破三分球总数历史纪录。虽然他的才华令人难以置信,但他的职业道德和敬业精神无疑也是他成功的一大关键。他曾经在练习中连续投了77个三分球!斯蒂芬是一个脚踏实地,不自大,以身作则带领团队的好队友!

我们的读者如何在网上进一步关注你?

可以上我们公司的网站www.MemVerge.com 也可以在LinkedIn上关注我:https://www.linkedin.com/in/charlesfan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