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型投资项目】五位老友,靠顺风车撑起一个IPO:估值约100亿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又一只独角兽步履蹒跚走向IPO。

投资界新闻,4月13日,嘀嗒出行向港交所重新提交了上市申请。早在去年10月,嘀嗒就曾向港交所公然递交招股书,却在上周失效。没想到几天后,嘀嗒再度袭击港交所。

这是一个始于团购时代的创业故事。2010年,从谷歌去职的宋中杰和他的密友们一起开办了一家团购网站——,不外在千团大战总败阵下来。2014年,公司摇身一变,从拼车切入了出行领域。充满戏剧性的是,履历2018年滴滴事宜后,嘀嗒出行迅速异军突起,靠着顺风车营业做到一年8个亿的营收。

出行领域向来刀光血影。嘀嗒出行一直保持低调,但背后投资方阵容颇为豪华——IDG资源、高瓴、京东、携程等,更主要的是,宋中杰和出行教父友谊颇深。住手现在,李斌旗下蔚来资源和易车,划分是嘀嗒出行最大和第四大的外部股东。一旦完成IPO,李斌有望收获继易车、易鑫、蔚来之后第四家上市公司。

脱离谷歌后,这五人延续创业:

7年做出百亿估值

嘀嗒出行的背后,是一众“谷歌帮”创业者的延续创业史。

首创人宋中杰在IT行业有着跨越25年的履历,他曾在惠普前后任职长达12年时间,后在2006年加入了谷歌中国,认真署理商渠道。宋中杰成为那时谷歌中海内陆唯一的总监级商务高管,一度被誉为“谷歌渠道之父”。

正是在谷歌,宋中杰结识了日后三位主要的创业同伴——时任谷歌中国高级渠道司理的、时任谷歌中国项目拓展司理的和时任谷歌中国渠道客户司理的李跃军。

2010年,O2O模式在海内愈生机热,从谷歌脱离的宋中杰决议“要捉住创业梦想的尾巴。”于是,他选择联手李金龙、朱敏、李跃军,又拉来曾在百度任职的老同事段剑波,配合确立了团购网站“嘀嗒团”。

【小型投资项目】五位老友,靠顺风车撑起一个IPO:估值约100亿

对于嘀嗒团,宋中杰与首创团队寄予了厚望,曾在一天之内同时上线北京等六大都会,开创团购网站首日上线最大排场。但想要在“千团大战”中存活下来并不容易,最时曾跻身行业第三的嘀嗒团,算上过桥贷款也只拿到了共900万美元的资金支持。融资节奏太过缓慢,直接导致其在主流团购网站的竞争中逐渐落败。

2013年年底,宋中杰与团队最先思索若何转型自救,摆在他们眼前的共有四条路:P2P金融、在线教育、抵家O2O和出行。在经由一系列调研之后,团队将偏向锁定在了出行领域。但在那时,滴滴与快的正打得火热,若何阻止正面遭遇这些出行巨头,成了宋中杰眼前最紧迫的事情。

直到2014年1月,有一天宋中杰在国贸开完会出来打车,站了半个小时也没打到一辆车,但在他眼前有许多空的私人车经由。“那时我想,有那么多的空座位,我要打车反而打不到车,是不是应该把那些空座位行使起来,解决这个问题。”宋中杰曾回忆道。在这之后,他与团队决议从拼车服务切入出行领域。

2014年5月1日,APP正式上线,很快便在细分赛道成为了领跑者。数据显示,2015年4月,嘀嗒拼车在日均活跃用户笼罩率就已占比59.88%。随后,嗅觉敏锐的嘀嗒拼车又在2017年9月宣布进入出租车领域,成为一个出租车、顺风车兼具的移动出行平台。

随后,嘀嗒拼车迎来了品牌升级,正式更名为嘀嗒出行。与此同时,滴滴顺风车风浪让嘀嗒得以捉住时机,在短时间内迅速积累了大量用户。2020年9月,嘀嗒出行宣布了6周年业绩,其顺风车峰值应答率已经跨越70%,并实现了延续15个月盈利。

直至去年10月,嘀嗒出行决议奔赴IPO,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彼时估值约百亿元人民币。但在此之后,虽然时常传出IPO新希望,嘀嗒出行官方却一直未有官宣,直至上周港交所官网显示该申请已失效。对此,嘀嗒出行官方回应称,交表后6个月更新上市资料是正常。

4月13日,嘀嗒出行重新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并对营业情形及相关数据举行了更新。此次更新,也意味着嘀嗒出行距离IPO敲钟又近一步。回首一起走来,宋中杰曾感伤“我们走的是一条很难的路,这条路不会容易让你乐成,你需要的是耐心和坚持。更主要的是,你需要祖先一步看到未来和终局。”

一年进账8亿,顺风车生意占9成

从滴滴指缝长出来的小巨头

袭击“网约车第一股”,嘀嗒出行凭什么?

最新上市申请显示,嘀嗒出行是中国领先的手艺驱动型移动出行平台,接纳双轮驱动的战略,专注顺风车和出租车营业生长。作为海内顺风车赛道的早期玩家,嘀嗒出行现在已是中国最大的顺风车平台,同时,嘀嗒出行在出租车网约市场中排名也到达第二。

招股书显示,2020年,嘀嗒出行整年营业收入由2019年的5.81亿元增添至7.91亿元,2018年至2020年的复合年增进率为159%。同时,2019年及2020年,嘀嗒出行经调整净利润额(非国际财政讲述准则计量)划分为3.16亿元和3.43亿元。

【小型投资项目】五位老友,靠顺风车撑起一个IPO:估值约100亿

其中,嘀嗒顺风车服务所得收益为7.056亿元,出租车网约服务所得收益为0.389亿元,提供广告及其他服务所得收益为0.469亿元。三者的对应占比从2019年的91.9%、1.1%、7.0%,变为2020年的89.2%、4.9%、5.9%。换言之,这家公司靠的就是顺风车营业。

随着疫情好转,从2020年第二季度最先,嘀嗒出行的生意总额及订单量恢复了增进态势。住手2020年12月31日,嘀嗒出行在天下366个都会提供顺风车平台服务,2018年、2019年、2020年,嘀嗒顺风车搭乘订单划分为0.482亿份、1.785亿份和1.463亿份,同期生意总额划分约为19亿、85亿及81亿。

此外,嘀嗒的用户群体也在连续扩大。住手2020年12月31日,嘀嗒出行的注册用户数由2020年6月30日的1.8亿,增添到2.05亿;认证私人车主数由980万增至1080万;顺风车累计搭乘搭客数从3670万增添至4200万。

平安性问题仍然是悬在头上的一把剑。2020年12月7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羁系部际联席集会办公室组织对嘀嗒、哈啰等顺风车平台公司举行了提醒式约谈,涉及问题主要是涉嫌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营业,并存在部门平安风险隐患。

对此,嘀嗒出行也在招股书中指出,往后羁系机构可能会提高对顺风车平台的羁系审查水平,同时新执法及律例的出台可能对嘀嗒的营业有影响。嘀嗒可能无法实时有用地顺应该等转变,且可能在此历程中发生大量合规成本。

随着新版上市申请的递交,嘀嗒出行背后的投资方阵容也浮出水面。据不完全统计,嘀嗒出行确立至今已公然完成4轮融资,其中仅在2014年9月至次年4月的8个月时间内,就先后获得了3轮融资。

IPO前,宋中杰等5位团结首创人通过5brothers Limited持有公司34.43%,为嘀嗒出行大股东。而宋中杰、李金龙、李跃军、朱敏及段剑波划分拥有5brothers Limited的59.33%、10.87%、10.87%、10.87%及8.06%权益。

机构投资方持股情形方面,招股书显示,蔚来资源持股为21.60%,IDG资源持股为10.23%,旗下Eastnor Castle Limited持股为7.15%,易车持股为4.95%,旗下HH SPR-IV Holdings Limited持股4.14%,京东旗下Sumptuous持股4.14%,携程持股2.86%;Trustbridge Partners V, L.P.持股为1.47%。

作为、的首创人,李斌对嘀嗒出行尤为看好。“见李斌之前我没有报太大期望。”嘀嗒出行CEO宋中杰曾回忆,“他的是媒体和生意,我做的是拼车出行,那时以为不太靠谱。”但事实却出乎意料,双方在北京东三环的昆仑饭馆只谈了一个小时,李斌就决议脱手投资,告诉宋中杰“那就干吧”。

在此之后,李斌又通过易车网、蔚来资源对嘀嗒出行延续加注。虽然据招股书披露,李斌仅在嘀嗒担任非执行董事,但现实上,与其惺惺相惜的宋中杰曾在2018年约请他加盟嘀嗒出任董事长一职。

另一主要机构投资方IDG资源,与嘀嗒团队的渊源更深。早在嘀嗒团时期,IDG资源就曾对其举行了A轮投资。资源隆冬导致嘀嗒团预想的B轮融资打了水漂, IDG资源则是雪中送炭,提供了数百万的过桥贷款。虽然在O2O的烧钱大战中,嘀嗒团照样败下阵来,最终与洛维网合并,但IDG资源却对嘀嗒团队连续看好,继续投资了嘀嗒拼车。

谈及IDG资源,宋中杰感想颇深,他曾示意:“若是我之后有什么赚钱的项目,我会愿意先找IDG资源,让IDG资源赚钱。我信托许多IDG资源投资的企业,大部门都市有这样的心态。”

出行教父李斌,

即将坐拥第四家上市公司

嘀嗒的IPO野望,是李斌出行疆土必不能少的一部门。

21年前,李斌确立了海内最早的汽车网站之一“易车网”,往后最先了在出行领域多年的深入结构。住手现在,李斌已经收获了易车、易鑫、蔚来三家上市公司,通过其小我私人、易车和蔚来资源,更是投资了几十家出行相关公司。谋篇结构二十多年,一幅伟大的出行疆土正徐徐铺开。

回看已往,易车网的荆棘升沉,就似乎李斌的出行帝国一样充满了崎岖。2000年6月,北大结业3年、与首创人配合打拼又出局后,李斌确立确立了北京易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作为海内最早的汽车电商网站,他很快就拿到了1000万的投资。

然而,时代带来了无可阻止的伤疤——互联网泡沫破碎了。易车生死生死之际,李斌决议收购所有人投资者的股份,让投资者安然退出,自己则背上了400万的债务,只能硬抗。上天眷顾,最终易车挺过了危急。2003年非典之后,互联网迎来发作式增进,易车也得以正式翻身。

2010年11月18日,易车网上市,市值近10亿美元,一举成为那时中国最大汽车媒体公司,也是首家外洋上市的中国汽车垂直网站。

这是李斌收获出行上市公司的劈头。往后,2017年,脱胎于易车网的易鑫团体也乐成IPO;而让李斌再度声名大噪的,是蔚来汽车在2018年赴美IPO,李斌又一次站在了汽车行业的浪潮之巅,背后站着数十家VC/PE和科技巨头。

这一次,嘀嗒赴港上市,意味着李斌有时机再度收获一个IPO。凭证嘀嗒的招股书,李斌旗下的蔚来资源是嘀嗒的第一大外部机构股东,易车则排在第四位,足以见得李斌对于嘀嗒的重视。

事实上,嘀嗒并不是李斌投出的唯一独角兽。在圈子里,李斌经常被称为“背后的男子”,昔时摩拜首创人胡玮炜带着她的团队去见了李斌,关于共享单车的想法,两小我私人不约而同,当晚,李斌还想出了品牌的名字:Mobike(mobile和bike的合成词),中文名为摩拜。接过李斌146万的天使投资后,胡玮炜便最先创业。

厥后共享单车大战行至中局,美团37亿美元收购摩拜单车,李斌当初投资的146万换回了13.4亿——2年多近百倍的巨额回报。但他也难免感伤,“共享单车现在有点乱,我没时间管了,若是我不脱离,现在不应该是这样子。”

在他多年来重度介入的出行圈里,这位出行教父的投资十分深入和普遍,涉及到汽车电商、整车制造、汽车后市场、汽车周边服务、移动出行等等细分领域,投资了嘀嗒、摩拜、、优信二手车、等等几十家公司。

而收获期,也在逐渐来临。